Part 88 Common enemy! 共同敵人!

Sherlock抱怨地罵了句(靠! 頭快痛死!)後, 他發現自己醒在一間類似睡房的地方.他從床上起來, 坐在床邊伸手往自己額頭上摸了摸, 感覺冰冷又濕漉漉的, 結果他發現了一個淺藍色的冰袋在床下! (Obviously, I h.a.v.e got a fever.) Sherlock冷靜的道, 他之後彎腰把掉在床下的牛仔外套拾起來時, 他驚訝地發現有人把他用來易容的東西全部摘掉扔到灰色的地毯上!

Sherlock怒罵: (For God's sake!), 接下來, 他從牛仔外套的右邊口袋裡掏出手機時, 剛好被為他送藥的女人看見! (不行! 你不可以打電話求救!), 女人一手從Sherlock的手上搶走他的手機時, 不小心按下了他剛才想撥打的電話號碼, (Oh! My God!)女人被嚇倒叫了出來. 幸運地, 對方並沒有接聽電話. Sherlock眉頭一皺, 他生氣的站起來從女人手上搶回自己重要的手機, 瞪眼看女人罵: (你干嘛!? )

女人把手上的退燒藥往床上一拋, 而後, 她惡聲警告: (你如果用手機打求救電話, 跟你有關系的人馬上有危險! 這些你以前和Moriarty 交手時就經歷過, 我想你不希望歷史重演吧?)

(我答應你不打求救電話, 但手機留給我!) Sherlock激動道.

女人聽罷轉身回房睡覺, 她直接拋下一句: (記得吃藥!). 當女人把房門關上後, Sherlock馬上給他最重要的醫生再次打了電話, 可惜被轉送到Voice Mail, Sherlock失望地道: ( Don't find me, goodbye John! ), 事實上, 一個月前, Sherlock在Liverpool 街上被一名神秘女人假用委托案件為籍口而用加料"面紙"去把他迷.暈.但是, 他對女人的真正身份愈來愈懷疑, 加上他非常再乎Moriarty對他說的那句((還以為會有一場感人的兄妹重逢的戲碼看!)).

接下來的日子裡, Sherlock被Moriarty綁架到Liverpool郊外的大宅, 他在那裡經歴了一場高燒大病(!) Moriarty只好為Sherlock請來自己的私人醫生去看病, 結果是Sherlock感染了英國本年最嚴重的流感, 花了一個月治療和休養, 七月初他的身體才漸漸康復. 

達入七月的第三周, Sherlock跟隨Moriarty一行人由Liverpool機場坐上私人飛機回去London. 當飛機降落時, Sherlock從窗口發現他老哥專用的小黑車. Sherlock表面上波瀾不驚, 內心卻是忐忑不安, 他終於明白他被Moriarty綁架了整整一個月都沒有(英國政府)來拯救他的真正原因是Mycroft竟然跟Moriarty達成某種協議(!?)

現在私人飛機上一共坐了四個人, 分別是James Moriarty, 他的女助手(?), Sherlock Holmes 和剛才登上飛機的Mycroft Holmes.

(James Moriarty, 你不是說今天就我們三人開會嗎? 這位女士為何不用像其他人一樣先下飛機等待?) Mycroft 語帶不滿問.

Moriarty 看了他的女助手一眼, 微笑道: (她是我們的妹妹, 當然有資格坐在這裡!)

(Moriarty, 你清楚知道你在說什麼瘋話嗎? 我家怎麼會有妹妹...唉?), Mycroft突然陷入回憶, 他沉默不語的看了女人一眼, 不置信問: (你是... Eurus Holmes?)

(Absolutely!) 女人語氣堅定答, 然後, 她舉起雙手把脖子上戴的銀項煉取下, 打開中間圓形的煉墜, 再遞給 Mycroft看裡面的一張小照片是他們三人小時候的合照. Mycroft把項煉還給 Eurus, 他馬上往他身旁的Sherlock看去, 發現他弟弟表情震驚. 於是Mycroft輕輕用右手握住Sherlock微微發抖的左手, 道: (Sherlock, 她是我們的親妹妹Eurus Holmes, 她比你少一歲, 在你八歲失憶那年失蹤...沒想到中間發生了如此復雜的事, 她竟然被Moriarty家救了...)

Moriarty興奮插口道: (對! 既然如此, Holmes家算是欠了我家的一個[人情]吧! 所以這趟打敗共同敵人的行動一定要成功! 那可惡的家伙竟然把我最得力的財務部經理給殺了, 他卑鄙地把我辛苦走私回來英國的珍貴茶葉給偷走! 總之, 我一定要Hannibal Lecter血債血償, 賠償我的損失!)

---------------------------------------------------------------------------------------------------------------------------------------

八月底, 英國London終於迎來最高溫度30度. (這才是夏天啊! ) 我把睡房的窗推開時, 陽光立即傾瀉在我身上, 頓時精神振奮! 我往身後看了掛在門上的掛歷時, 留意到今天要陪Mary去醫院復診. 

早上10AM, 我來到Molly Hooper的家. 自從Mary被診斷出有肝硬化後, 加上她經歷過Moriarty那次迫她交出可以導致第三次世界大戰的USB事件後, 她的身體愈加虛弱, 直到幾個月前, 她終於把她在倫敦大學的教職位辭去, 決定好好休養. 我身為她的前夫, 不忍心Mary獨自一人面對病魔, 當我一年多前搬出221B後, 找到Mary開了一場Family Meeting後, 她因為自身的健康問題經已拜托了Molly代為照顧我和她的女兒Christine. 我曾經向Mary表示過一家人重新生活, 我可以照顧她們母女, 但被她拒絕了, 她認為Molly或我在Birmingham(伯明翰)的父母比我有更多時間照顧Christine. 我明白Mary在諷刺些什麼, 於是我向她保證不會再管Sherlock Holmes的事. 最後, 無論我如何解釋, Mary還是決定搬去Molly家裡住, 方便她精神尚可時一同照顧Christine.

(Goodmorning Molly.)

(Goodmoring John.)

Molly是除了Lestrade後, 她是第一個知道Mary患上肝硬化的人, 專科醫生也是Molly介紹. 我對Molly是十分感激!

(John, here you are.) Mary手抱Christine對我投了個微笑說. 今天Mary穿上一身藍色的運動裝, 十分配她那頭清爽的金發.

(我來抱吧.), 我從Mary手上接過自己的可愛女兒Christine, 今年她已經是4歲了, 因為要為她安排就讀倫敦的幼稚園, 而把她從我在Birmingham(伯明翰)的父母家接回來London生活.

我今天開了一輛銀色的私家車來接Mary去醫院復診. 我從倒後鏡看見我前妻Mary Morstan和女兒Christine Watson快樂地坐在後座時, 我安慰地笑了出來, 彷佛時間回到過去, 那時候我沒有跟Mary離婚, 我愛她, 我多希望和她一起組織家庭, 這些夢想差一點就成真了, 只差一點點, 我John Watson和Mary Morstan會永遠生活在一起, 一起在醫院裡的手術房迎接我們第一個小孩子出生到這個美麗的世界上, 一起照顧她, 看她慢慢長大...對! 我那曾經的夢想裡根本沒有為我的221B室友預留位置...現在我的室友在Liverpool經已毫無音訊的失蹤了兩個月, Sherlock Holmes, 你這混蛋, 你到底死到哪裡去啦?!

(John! Watch Out!), 我在回憶中被Mary一聲警告拉回現實, 她緊張到飊起髒話罵: (Holy Shit! John你差一點撞上前面的大貨車!)

Christine馬上哭了出來, 我和Mary連忙安慰: (小寶貝沒事的, 別哭, 別哭...), Mary乾脆給了Christine一個愛的抱抱來平服她的情緒.

(Sorry...) , 我決定不再胡思亂想, 現在眼前最重要是照顧好我最重要的家人!

兩個小時後, Mary完成了她的復診後, 她從醫生室走出來時, 她情緒激動的把我緊緊抱住, 然後, 她哭了出來, 道: (醫生...醫生說叫你一起進去...)

我心感不安, 我用右手扶在Mary的腰上, 左手拉住Christine的小右手, 一家人走進醫生室裡去聽Mary肝硬化的最新化療報告. 醫生向我們報告了一個相當壞的消息: (你們要有心理准備, 你太太的病不太理想, 肝硬化的惡化程度已經達到癌症等級. 需要馬上進院接受更加全面的治療!)

九月中, Mary正式進院接受肝癌的治療. 病房裡, 有我, Christine 和Molly, 我們忍住淚水像跟Mary道別一樣, 結果被Mary痛罵了一頓! (傻瓜, 我一定不會有事, 我是厲害的女特工呵! 我的身體一定能夠戰勝肝癌! 等我健康的出院吧!) 面色泛黃的Mary對我們投了一個燦爛的笑容道. 接下來, Mary只把我留下這單人病房裡, Molly和Christine到房外等待.

(Mary...), 我坐在病床旁的淺灰色椅子上, 伸出雙手握住面前睡在病床上的Mary對我伸出的右手, 溫聲道: (你一定不會有事, Mary. 我們所有人都會支持你!)

Mary眼角流下淚水, 她把頭移向我的方向, 我被這雙有淚水覆蓋住的藍眼睛注視時, 心裡壓抑已久的悲傷一發不可收的爆發出來, 我低頭的激動地哭, 說: (對不起...Mary, 我對不起你...過去是我太自私...我不應該答應和你離婚...我在上帝面前發過誓要照顧我的妻子一生一世...Mary, I Love you.), 我承認我在這刻經已忘記了我的室友, 他的事似乎與我無關.

離開病房前, 我看Mary吃力地想起床, 我走過去扶了她一把, 關心道:(Mary, 別太辛苦自己.你是有什麼話要對我說嗎?)

Mary抱住了我, 感嘆: (John, 謝謝你愛過我, 我也愛你, 事實上, 我已經原諒你, 不要內疚自責, 我們的女兒, 她的人生才剛剛開始, 我希望可以看著她慢慢長大...看她大學畢業, 看她出來工作成才, 然後為她的婚禮開心, 再來我要在兒孫面前當一位最厲害的外祖母! )

Mary停頓了一下, 她放開我, 抬頭看我, 繼續道: (John...我可以自私一次嗎?)

(可以.) 我點點頭說.

Mary感謝道: (Thanks...John, 我們的女兒可以改名叫做 Rosamund 嗎? 我希望女兒用我真正的名字代替我生活在世上...)

(Mary, 請你不要胡思亂想, 你不會死, 我一定不會讓你死!) 我緊張道.

(John, 請你答應我這個唯一的請求吧, 好嗎?) Mary眼神認真地看我問.

(當然可以, 我會用我們女兒的新名字Rosamund Mary Watson來紀念你, 假如你之後...真的有什麼不測...Mary...) , 我抱緊Mary強忍淚水在她乾燥的嘴唇上吻下去, 然後, 我離開病房重新振作的抱起Christine.

我對一直在病房外等待的Molly說: (Molly, 謝謝你一直照顧Mary和Christine...現在我要帶我女兒去一趟UK deed poll service.)

Molly果然被我的話嚇一跳, 她不確定的問: (John, 你要去改名字嗎? 你不會真的打算要把你的姓氏Watson換上Holmes吧?)

(Holmes?) , 我被Molly的話搞得哭笑不得, 道: (Molly, 我答應了Mary要為Christine改名字.)

下午2:30PM, 我從專門負責英國公民更改法定名字的UK deed poll service回到Molly的家, 我把Christine讓Molly照顧時, 對她說: (Maybe 10 working days after, we all h.a.v.e to call my daughter NEW NAME IS ROSAMUND MARY WATSON.)

------------------------------------------------------------------

忙了一整天, 我想找處地方來放松下由早上開始一直繃緊的精神. 結果, 4PM, 我開車來到大學時, 經常逛的OXFORD STREET(牛津街), 那裡是從Oxford Circus一直延伸到Tottenham Court路。它位於倫敦的中心,主要由商店構成。不過,在商店中間,也能找到我最愛的酒吧: OXFORD 10 。

(奇怪啦? 怎麼我在oxford street上開了大半圈都沒看到 OXFORD 10? 難道是關門大吉, 或是搬到其他地方繼續經營?)

我花了另外的二十分鐘找到車位把車停好後, 我急不及待的走去 OXFORD 10, 驚訝地發現原本 OXFORD 10的地址, 現在被開了一間叫 Times Change 的茶屋(Tea house)

------------------------------------------------------------

CH. 88 Common enemy! 共同敵人!

THE END?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Hikaru25 的頭像
Hikaru25

Hikaru25遊樂場

Hikaru25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dont123sakura
  • 不是他殺人吧?
  • THINK:)

    Hikaru25 於 2018/01/22 13:13 回覆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